順應消費升級大勢!武漢餐飲名店“豔陽天”進軍團餐市場

2020-12-17 19:33 來源: 長江網
調整字體

  12月17日,“盤”了25年社會餐飲酒樓的武漢豔陽天集團,宣佈正式進軍團餐市場。社會餐飲頭部企業強勢而入,武漢團餐市場,將迎來激烈的“龍虎鬥”。

  “新團膳、鮮滋味”,當天,豔陽天旗下的團膳公司亮相。讓食堂員工餐也能享受品牌酒樓的美味和服務,豔陽天表示,將把新的團膳公司打造成武漢地區領先的團餐品牌,在集團形成社會餐飲和團餐雙賽道齊頭並進、融合互動的新餐飲格局。

  武漢團餐,一年“吃”了200多億元

  團餐,過去俗稱“大鍋飯”。從上世紀九十年代起,歷經30年發展,我國團餐發生了脱胎換骨的變化,成了餐飲業一匹亮眼的黑馬。有人形象地稱,團餐是一個處在聚光燈外不被注意的大賽道。

  一份調查顯示,目前國內團餐服務涉及7億至8億人的就餐市場。2019年中國團餐市場規模高達1.5萬億元,佔整個中國餐飲市場的三成。就全行業來説,團餐企業總銷售額增幅達20%以上,超過餐飲行業整體增速。

  武漢餐飲界人士介紹,武漢團餐市場的情況與全國大體一致,發展速度還略高於全國平均水平。保守估計,武漢團餐市場年規模已達200多億元,而且增長勢能還在釋放。

  “不要以為團餐就是過去理解的食堂、員工餐。”豔陽天集團董事長餘震彥説,團餐市場正在“社會化”“市場化”“企業化”,不斷提檔升級。他介紹,現在有的單位食堂建得像小美食廣場。團餐中也有宴會包間,有中餐零點,有類似快餐的員工餐,有茶餐廳、咖啡廳、麪包房等。團餐考驗的是餐飲企業的整合服務能力。這些,都為深耕市場多年的社會餐飲品牌入局提供了契機。

  消費升級,90後、00後是團餐主體

  豔陽天揮師團餐市場“蓄謀已久”。早前,該集團就創辦了面向團餐市場的豔陽天食品有限公司,各項運作緊鑼密鼓。今年疫情期間,豔陽天在團餐上小試牛刀,承擔了部分方艙醫院、援鄂醫療隊、社區衞生服務中心等醫患人員的餐食供應任務,豔陽天日供應營養盒飯從疫情之初的6000份,上升到最高峯的4萬份。餐飲保供井然有序,反響良好。

  社會餐飲品牌入局團餐並不意外。團餐的優勢、特點都很明顯,消費羣體固定且龐大,流水穩定,供應鏈比較完整。社會餐飲雖然淡旺季差異明顯,但其上游食材、中游加工、下游運營都較成熟,集約採集、標準化生產、產品研發、人力管理乃至資金實力,都可以轉化為拓展團餐市場的利器。

  順應消費升級大勢,團餐需求端發生了很大變化。90後、00後逐漸成為團餐消費主體,他們對團餐口味和健康品質的追求明顯提升,不再希望只有單一的傳統中餐,而是想吃到更豐富、有品牌的產品,並且要有更好的進餐體驗。團餐正在走向多元化、精細化、複合化,與餐館酒樓的差距越來越小。社會餐飲在品牌、技術上的優勢在團餐中能得到充分發揮。

  餘震彥透露,豔陽天團餐在2021年全面鋪向市場,除了食堂託管服務、集體配餐服務等,還將進行食材配送服務。“一成不變的菜品”是團餐最大的痛點,豔陽天將以此為切入點做好“社(社會餐飲)團(團餐)融合”,以產品力為核心賣點,通過“定製化餐飲+個性化服務”,打造更營養、更美味、更綠色的新團膳,從“大鍋亂燉”走向“大鍋精炒”,不斷提升消費體驗,讓消費者在食堂也能品嚐到好吃、好看、好玩的菜品。豔陽天計劃在有條件的食堂開闢“非遺小館”,精心烹製豔陽天省級、市級非遺項目武昌魚、鮰魚、黃燜肉圓等佳餚。為了做好原材料綠色採購,豔陽天在遠城區興建了佔地2000畝的生態種植養殖基地。

  優勝劣汰,團餐迎來洗牌期

  據瞭解,在全國,此前不涉及團餐業務的社會餐飲品牌紛紛進軍團餐市場,而且一些食品工業、物流、互聯網等企業也跨界加碼團餐,團餐市場風起雲湧。

  今年8月,海底撈針對家庭、企業、團隊聚餐等大型用餐場景,推出外賣火鍋團餐業務。以“團餐+海底撈特色服務”模式,安排專職經理,實行定製場地、餐具餐品等一條龍定製服務,一次可以集中服務1000人。

  廣州酒家、西貝等開始殺入團餐領域。在華為食堂,已有很多快餐連鎖品牌出現。思念食品也入局團餐市場,主要關注學生餐。順豐推出“豐食”,藉助在物流、線上運營以及客户資源上的優勢搭建企業訂餐平台,餐飲商家通過平台獲得團餐訂單,由順豐同城進行配送。

  團餐市場成了社會餐企和餐飲平台突破瓶頸,找尋業績新增長的“機會窗口”,社會餐飲和團餐之間的邊界逐步靠攏,團餐的市場化進程大大加快,迎來了洗牌期。

  在國外,團餐市場集中度較高。歐美大型品牌化團餐企業佔據了團餐市場份額的80%,日韓也有60%,而我國僅為6%。

  武漢團餐市場經過多年發展已具有一定規模,但部分團餐企業仍存在“小、散、弱”的狀況,行業發展與城市發展並不匹配。未來,社會餐飲企業湧入團餐賽道,將給團餐企業帶來巨大挑戰,進而倒逼團餐行業品牌化升級。

  有關專家指出,團餐與社會餐飲,雖然都是餐飲行業,但二者有本質區別,企業基因、管理模式、運營方法等完全不同,社會餐企入局團餐能否服“水土”還有待時間檢驗。

  豔陽天表示,步入團餐賽道,並不是要放棄社會餐飲這個老本行,相反,這方面的經營還要做大做強做好,對團餐產生巨大的推動。他們在武漢頭部社會餐企中率先“吃”團餐這隻“螃蟹”,是為了把品牌、資源、技術等優勢整合好,尋求第二曲線的業績增長點。(王凱)

  ​ 【香港四方集運】

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
分享到: 0

相關閲讀

文化社會

財經健康

旅遊青春